the_mist_poster.jpg

只要夠害怕,甚麼事都做得出來。
You scare people bad enough,you get them to do anything.


莫名的大霧將小鎮居民困在鎮上超市中,霧中嗜血的怪物將居民與外界徹底隔絕,但我們要害怕
的不是未知的怪物,而是「真實的人性」。

史蒂芬金透過如此空間背景的設定,將一群人放入宛如實驗室的小超市中,讓我們以第三者的角
度觀察人類面對恐懼與未知的反應。史蒂芬金藉由超市外的怪物,來探討超市內「人性的本質」。
而其中最顯而易見的一項特質,就是我們強烈地「排斥與自己不同的意見和想法」;面對迷霧,有
人相信宗教的救贖與世界末日,有人認為人定勝天,堅持離開超市;也有人保有理性與良知,根據
擁有的資訊與資源做出判斷;然而關鍵在於各個團體間沒有包容其他聲音的胸懷。這似乎是人類天
生的「心智模式」,我們傾向於排斥相反的意見,並把「我的想法」視為「生命」、「真理」,當
他人提出不同看法時,我們解讀成對「我」這個個體的攻擊,把想法與意見視為生命來捍衛,正是
導致人與人之間的分裂與衝突最根本的原因。

「我們人類生來就瘋狂,同一個房間有兩個人以上我們就會選邊站,想盡辦法自相殘殺,不然怎麼
會有政治和宗教。
This species is fundamentally insane, put more than two of us in a room we’ll pick side
and start dreaming up reasons to kill one another. Why do you think we have politics
and religion. 」

其次,我認為電影中也表達了對社會的批判,或著說,點出了人類文明的脆弱。如同電影《蒼蠅王》
一般,當人置身於恐懼、脫離文明社會的規範,要重建那樣的秩序似乎是天方夜譚。在失去具有約
束力的律法規範時,人性的原始與殘暴表露無遺。實驗的結果似乎可悲,平日守法的善良百姓之所
以守法是否因為「不得不如此」呢?人類引以為傲的「道德情操」是否根本不存在?說穿了,我們
都只是被社會規範壓抑的野獸,野蠻程度絕不亞於其他物種。

「我相信人性本善,天阿,這是文明社會耶!
People are basically good,decent, my god david, we are civilized society.
對,出了事就打119報案,但你把這些東西奪去,把人們丟進黑暗中,他們會嚇得半死,甚麼律法
都沒了,你會看到他們原始的一面。
Sure if the machines are good you could dial 911, but you take those things away, you
throw people in the dark, you scare the shit out of them… no more rules, you’ll see
how primitive they get. 」


最後是令人震撼的結局,極度諷刺的結局更表達了對人生的悲觀主義,當所謂的karma(因果循環)
無法說服人們從善,人們是否還存在為善的動力?如果說「無怨無悔」的付出也奠基在終將獲「善
報」的期望下,那當善因得不到善果,又有甚麼能支撐人們的信念?說起來悲哀確實在,當失去崇
高的道德理想,人們終究回歸經濟的動物,始終為自身最佳的利益而做選擇,而結局─就是現實的
人生。

itskai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