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inspotting.jpg

「死亡固然可怕,但是,無力阻止不斷沉淪的狀態,卻更加可怕。」

「選擇生活、選擇工作、選擇第一棟房子、選擇牙醫保險、休閒服和相配的行李箱。選擇你的未來,但是為何會有人想要做這樣的事情?」
書中的四名男主角生活在毒品、性愛、以及暴力之中。他們大力批判這個社會,尤其批判所謂的中產階級以及「主流社會」,他們排斥社會提供的一切「選擇」,而選擇不去選擇。但諷刺的是,選擇不去選擇實際上也是一種選擇。

「社會發明了一套扭曲的強辯邏輯,企圖收編主流社會之外的人,然後加以改變。這樣說好了,如果我很了解嗑藥的好處和壞處,知道我不會活很久,而且我腦袋很清楚,如此等等,可是,我還是決定要嗑海洛英,這樣做行不行呢?主流社會不會允許我這樣做,他們不可能放手讓我做我想做的事,因為如果主流社會一旦放手,就等於宣告他們失敗。事實上,主流社會提供甚麼給我,我就決定加以排斥。選擇主流!選擇好的生活!選擇付貸款!選擇洗衣機!選擇開汽車!選擇攤在沙發上,看愚蠢沒有營養的綜藝節目,把垃圾食物往嘴巴猛塞!選擇一路爛到底,賴在家裡撒尿拉屎,在你自己生出來的自私狗屁小鬼面前丟臉到死。選擇好的生活!所以,我選擇不要選擇好的生活我只要走我自己的路,一路走到路的盡頭……


《猜火車》描寫了一群墮落青年的生活,他們拒絕接受主流社會的規範與價值觀,卻用毒品、性愛、與暴力去填補自己和社會間的那段落差。從書中角色口中可以聽到一段又一段的歪理,像是自我催眠般的將他們的行為合理化。 

「我只是感覺到,嗑了藥之後,一切事物都變得更加真實了。生命既無趣又無謂。一開始,我們對生命期待很高,然後努力和生命搏鬥。我們都知道,我們都會在尚未得到生命真正的解答之前死去。我們都發展出又臭又長得各種理論,想要用不同的方式來解釋生命的意義。可是,當我們在面對知識、大道理,面對真實世界的時候,卻又非常的無能為力。生命基本上既短暫又讓人失望,然後,我們就這樣死了。我們的生命中充滿了一堆狗屎,例如事業、感情這些東西欺騙了我們,讓我們以為生命是有意義的。海洛英是一種教人誠實的藥,因為它過濾掉了生命中的謊言。有了海洛英,你在心情好的時候,會覺得你是不朽的。當你情緒惡劣的時候,它會更加強你原來就有的感覺。這是唯一真正誠實的藥品。它不會改變你的意識,卻會去琢磨你原來的自我,讓你真正感覺到完整的人生。用過這種藥之後,你會真正了解到這個世界的悲哀,你無法再麻痺自己,視而不見。」


事實上,《猜火車》(Trainspotting)這個書名也很有意思。它出現在書本的尾聲,當主角來到一個廢棄的中央火車站時,一名酒鬼問他是不是火車迷(英式英文為trainspottin)?當時主角說:「真是好大的一個車站。聽說,以前,可以從這裡搭火車到任何一個地方呢!」

我自己覺得這段話充滿了象徵意義,書中主角從頭到尾都在嘗試戒毒,卻從未成功。可通往任何地方的中央火車站似乎象徵著主角曾經有機會能有各種美好的前途與未來,但如今這裡已經荒廢,他再也無法再改變自己沉溺毒癮的可悲事實。


我們所生活的社會確實有許多缺陷,主流社會的價值觀也不該全盤接受,但主角們極端的反抗作為不只是選擇對抗主流社會,更等於選擇了浪費自己的人生。我們可以,也應該對社會與體制有所批判、建議,但絕不是自命清高的與社會畫清界線,無所謂的荒廢人生。

(博客來猜火車)

--------------------------------------------------------------------

 

「在準備戒藥之前,最順手的一件事,就是再嗑戒藥前的最後一管。」

「社會主義派,他們儘管搞你那一套的同志、階級、你的工會和你的社會吧。狗屁!保守派,他們儘管搞你那套雇主、你的國家、你的家庭吧。更是狗屁!我就是我,一個人對抗整個世界,而且大獲全勝!」

「成功、失敗,那是甚麼東西阿?誰會去鳥阿?我們都活著,我們也都會死,大家的生命都很短暫。就這樣子,我他媽的報告完畢!」

「我寧願自己被狠狠扁一頓,也不要改邪歸正。改邪歸正就是向主流社會投降。」

我厭惡我自己,也痛恨這個世界,因為我無法接受我自己的局限,也無法面對生命的局限。

你可以叫一個人戒藥,卻沒辦法教他戒掉劣根性。

死亡固然可怕,但是,無力阻止不斷沉淪的狀態,卻更加可怕。

itskaikai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